哥哥早就想把广播拆掉然后三个商人的老板就反对了

兄弟等中等职业学校最受欢迎的队伍,自然成了电视台单独谈判转播权的首选。洪瑞河和说,我早年真的被感动了,只是因为三商老板陈河东的一句话。

过去,同样在台中的兴农牛队,都提出了一个又一个打破电视转播权的想法,这一切都引发了联赛和团之间的巨大冲突。

1995年,军国队主席陈冀平和时代老老鹰长温念轩要求对职业棒球8至10年的电视转播权进行公开招标,以帮助该公司优先续约。同年8月,魏来莱以1.54584亿元人民币获得了三年的电视转播权。俊国随后致函联盟,取消了该队的电视广播委员会,并与其他组织分道扬镳。

陈重光于今年9月召开常务委员会,同意暂停对军国队的任命,不授权电视转播权与军国对决。社长陈一平进一步宣布,兴农熊队将被停牌一年。此后,其他剧团安排将俊国的股份转售,将55%的股份转售给兴农,并将其改为兴农熊。次年,兴农企业收购了其余股份,俊国熊队正式进入历史。

兴农牛队是在2005年因受欢迎和唱片晋升而提出,杨天发主席建议各队分别出售电视转播权,更倾向ESPN;但联赛已任命洪瑞和为谈判代表,并与魏莱达成口头协议,这一广播权纠纷曾在常务委员会爆发,最后在中国职业棒球联盟的反对下,公牛队不再坚持,仍获得魏京华的播报权。

回首往昔,洪瑞和说,其实兄弟俩早就有自己的话语权观念,因为当时TVBS赢得了广播权,六支球队总共有3000万元,第一队被分配了500万元。后来,ESPN来找他,提出兄弟俩每年收2000万元的费用。他在常务委员会上提出了讨论,被陈河东当场否决了。

那个时候,陈河东说,如果你的兄弟队要单独谈电视广播,那我们还可以玩什么呢?洪瑞河和说,陈河东扬言要解散,这样兄弟俩就不会再坚持,就是维持与电视台谈判的现状。

2014年初,职业学校的电视转播权被联赛、四球团和国会议员瓜分。